風展紅旗 如畫三明|建寧紅色故事:空“局”計

來源:建寧蘇區的紅色記憶編輯: 查看數0評論0

空“局”計

1932年時,中畬、水尾、龍溪3個村是一個鄉,鄉蘇維埃政府設在水尾村四面環山、便于瞭望的水尾塅上新屋里。鄉蘇維埃政府下設分田、財政兩個委員會,紅軍派有工作團干部,駐村領導打土豪、分田地等工作,并組織訓練青年赤衛隊。

那時,客坊、中畬一帶劉漢基的保衛團活動很猖獗,他勾結安遠的王其昆、曾景山等團匪,白天躲進山里,晚上出來,騷擾破壞紅色政府,殘殺蘇區干部。

當時,鄉蘇維埃主席是謝效雍。工作團負責人是謝輔坤(江西寧都人),大家都稱他為謝指揮,另外還有兩個干部老張和老肖。他們經常率領赤衛隊到中畬、客坊、龍溪一帶打土豪,把中畬的劉漢基、銀珠坪的伊用金和杜火伯、里窠的謝驛祥、客坊的謝俊才等這一帶欺壓盤剝窮苦百姓的大豪紳打了個遍。工作團沒收了他們的家財,分了他們的田地。大豪紳謝俊才反動透頂,被趕出家門后,他串通躲入深山中的團匪殘殺革命群眾,被紅軍抓住,公開審判鎮壓了。

跟劉漢基躲入深山密林中的謝和恒,是謝俊才的兒子。聽說父親被紅軍鎮壓了,念念不忘要報父仇。他自恃有武功,糾集了一批流氓成立大刀會,伺機反攻復仇。

1933年秋,謝和恒認為大刀會已訓練成熟,揚言 “大刀會有‘銀中竄’護頂,‘金巾肚’護腰,是神兵天將,刀砍不入,槍打不進”,并多次策劃去水尾“巢穴”(打鄉政府),要報殺父之仇,一時間鬧得民心慌慌。

一天晚上,謝和恒接到探子報告,紅軍工作團去縣城開會了,“局”里只有赤衛隊守衛。謝和恒認為報仇機會到了,他煽動隊員說:“弟兄們,想要發財,殺回水尾去?!?/span>

其實紅軍工作團并沒有走遠,他們悄悄地快速返回,與赤衛隊一道埋伏在鄉蘇維埃政府四周的稻田,利用秋收后田里的稻草叢,布置了每叢稻草內伏藏一人的“伏擊圈”。為了消滅這群害人蟲,紅軍用上了引蛇出洞之計。大刀會要剿的“局”,早已成了一座“空城”。

不出所料,群眾還未吃早飯時,20多個頭戴白帽、腰系紅兒兜、手持大刀的大刀團匪來了。二百米、一百米、五十米,幾分鐘后這批團匪全部進入了伏擊圈。謝和恒報仇心切,領頭沖進新屋。

當他發現是座空屋時,心知中計,立即回身。在那群像驚弓之鳥的大刀會匪徒爭相往屋外跑時,紅軍工作隊的槍響了。為首的匪徒應聲而倒,而所謂“打不死”的被打死了,匪徒們呼爹喊娘地分頭向田里逃竄。他們不知稻草叢里有人,一靠近稻草叢,就被赤衛隊戰士用梭標刺倒。往大路跑的匪徒,都被紅軍工作團準確無誤地擊斃。

頃刻之間,大刀會已死傷過半。被圍困在稻田中間的匪徒,暈頭轉向,不知往哪里跑。赤衛隊員齊聲大呼:“放下大刀,舉手投降!”匪徒們只得乖乖地放下武器,舉手投降。

謝和恒和他的親弟謝普興仍負隅頑抗,尋路逃竄。跑在前頭的謝和恒被紅軍擊傷倒地,后面的謝普興還不死心,背起謝和恒想繼續逃跑,但只走了幾十步,就和謝和恒一起被紅軍戰士擊斃。整個戰斗只用了幾十分鐘,一支自命為“打不死”的匪軍,被紅軍和赤衛隊消滅了。

戰斗結束后,赤衛隊把投降的匪徒押回水尾村,召開群眾大會,宣傳紅軍的俘虜政策和共產黨的宗旨。赤衛隊揭露了反動大刀會的愚民方式:什么吃了“符”就會刀砍不入、槍打不死,都是騙人把戲。數名俘虜通過現實的教育,爭著發言控訴揭露謝和恒的丑惡行為,都說他們上當了,要求參加赤衛隊或紅軍,幫助肅清匪徒,將功贖罪。

經過水尾一戰,赤衛隊威振四方。從此,民團匪徒再也不敢出來騷擾,蘇區紅色政權得到了鞏固。

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