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展紅旗 如畫三明 | 71年前,尤溪解放!他們從山西南下,接管新生政權……

來源:三明市融媒體中心編輯: 查看數0評論0

71年前,新中國誕生之際,一支名為“中國人民解放軍長江支隊”的部隊,聽從黨中央、毛主席的號召,告別家鄉親人,從太行山出發,途經8省63個縣,歷時200多天,行程5000多公里,抵達東海之濱接管福建。接管尤溪的主要是長江支隊三大隊三中隊的100多名官兵。

2019年,尤溪縣委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編著出版《忠誠·奉獻——長江支隊入尤紀實》一書,紀念中國人民解放軍長江支隊入尤70周年,這是目前全省縣級出版的第一本關于長江支隊的書籍。

在尤溪生活、目前健在的長江支隊老戰士僅兩人——王龍則和程文明。國慶前夕,筆者走訪了這兩位離休老干部,聽他們回憶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。

離開故鄉

1949年元旦,黨中央、毛主席向中國人民解放軍發出“打過長江去,解放全中國”的偉大號召,為迎接全國解放,從老解放區選調大批優秀干部隨軍前進,迅速接管新解放區。

其中,從太行、太岳兩個區黨委選調了1個區黨委、6個地委、30個縣委、199個區委的黨、政、軍、群各類干部及后勤人員4000多人,在河北省武安縣經過一個多月軍事化集訓,整裝南下,王龍則和程文明就在其中。

△王龍則和妻子林金珊(邱慧敏 攝)

王龍則,1931年3月出生于山西省平順縣劉家村。家庭生活十分困難,他從小放牛放羊。八歲之前,還和奶奶當過乞丐,春節都去討飯,“人家給湯,我們就吃了。給窩窩頭,就放在布袋里,帶回家。春節乞討一次,食物可以吃上一兩個月?!?/span>

△程文明穿上精心保留的服裝留影。(黃在錦 攝)

程文明,1933年2月出生于山西省平順縣苗莊鎮苗莊村。八、九歲時,父親去世,母親改嫁,他跟著大姐、大姐夫生活。

“七七事變”爆發后,山西成了抗日前線?!叭毡救说膿c就在長治,我家是山區,八路軍就在那,日本人一來,我們就跑到山里躲起來。日本人太壞了,老百姓生活很苦,當乞丐的人也很多?!?王龍則回憶說。

至今,老人還記著這樣的抗日歌詞:“秋風涼,日本鬼子來掃蕩。日本鬼子來,殺人放火又搶糧?!?/span>

“我們那雖是平順縣山區,但離長治縣僅20多公里,日軍經常來掃蕩?!背涛拿骰貞浾f,“我大叔叔的老婆就是在日軍掃蕩時被打死的?!?/span>

“為了躲避日本人,鄉親們挖了很多防空洞。有的又大又深,可藏一兩百人?!背涛拿髡f。

抗戰時期,我黨創建太行山抗日根據地,領導人民抗擊日本侵略者??箲饎倮?,太行山成為解放區。

1947年2月,王龍則入伍,到平順縣第一區公所,歷任公安助理員、專署糧食局副股長。

1948年,程文明15歲,到長治縣政府縫紉廠當學徒。1949年參加解放軍,當通信員?!澳菚r,犧牲了很多人。村里快沒有青壯年了,夠一個班就編一個班,夠一個排就編一個排?!背涛拿髡f,他家、大伯一家的孩子全當兵了。

1949年,王龍則參加長江支隊,編入三大隊四中隊二小隊。在二叔叔程繼枝和大姐夫牛進財的帶領下,程文明也參加了長江支隊,被編入三大隊三中隊,任通信員。

為什么會參加長江支隊?王龍則脫口而出:“為了革命!南下,就是為了跨過長江,解放全中國?!?/strong>

南下途中

1949年2月下旬,太行區選調的干部到河北省武安縣集訓。其中,南下第三地委由長治市、長治縣、平順縣、黎城縣、潞城縣、壺關縣等6個縣(市)選調的干部組成,共340余人。

3月30日,南下區黨委召開第一次南下干部大會,明確南下接管新解放區主要任務有兩個:一是鏟平反動基礎,二是勝利后建設新中國。

為了適應長途行軍需要,南下區黨委實行軍事化編制。中共南下區黨委對外番號為“中國人民解放軍長江支隊”。區黨委、行署下轄的地專班子改稱為大隊,縣級領導班子改稱為中隊,區級領導班子改稱為小隊。

1949年4月24日凌晨,長江支隊4000多人,從武安出發,冒雨踏上了南下的征途。

“路途很艱苦,每天要走七八十里路,吃不好,睡不好?!蓖觚垊t身體不好,幾乎長年臥床,可回憶當年,他特別精神。

一路南下,經河南、安徽,行軍一個多月,到達南京。

△中國人民解放軍長江支隊南下福建行軍路線示意圖

“在南京渡江時,碰到飛機轟炸。我們趴在長江岸邊,炸彈離我們很近。許多魚被炸了,竟然有人趁機抓魚?!背涛拿骰貞?,“當時有位女同志遇難了?!?/span>

5月24日抵達蘇州,三大隊被分配到原國民黨陸軍監獄宿營,在那住了兩個多月。

原本,長江支隊要到蘇、滬、杭一帶負責接管。由于國民黨兵敗如山倒,全國解放進程大大加快,6月初,華東局決定長江支隊隨解放軍十兵團于7月進軍福建。

福建山多、雨多、蚊蟲多,福建話難懂,工作起來有困難,一些同志思想產生波動,曾發生逃跑事件。長江支隊及時組織學習討論,統一思想認識,解除了大家的思想顧慮。

“到嘉興坐運煤的火車,快到上饒時又碰上飛機轟炸。后來從棠板村進入福建,到達浦城,再到建甌?!背涛拿髡f,江西、福建山高林密,道路崎嶇,天氣酷熱,北方來的同志很不適應,不少人生病了。關合義同志(后任尤溪縣長、縣委書記等職)就因生病在上饒短暫休養,而后入尤。

△1949年2月歡送吳炳武(前排左二)南征合影留念。(吳炳武次子吳健提供)

1949年8月5日,三大隊500余人駐扎在建甌城北富墩村。8月10日,省委召開隨軍南下干部和堅持福建地下斗爭的干部會師大會,宣布了接管任務。三大隊(三地委)成套班子分配到南平地區工作;三中隊負責接管尤溪,教導員吳炳武為尤溪縣委書記,中隊長李生旺為尤溪縣長。會上還確定在福建堅持游擊斗爭的一批負責同志參加有關縣委工作。

8月14日,三大隊由建甌出發,行軍兩天到達南平,立即投入各縣解放、接管工作。

剿匪風云

1949年7月5日,在中共地下黨策反下,盧興榮、羅駿等國民黨尤溪軍政人員起義,尤溪成為三明市第一個和平解放的縣。

8月17日,三中隊到達尤溪城關,與蔣榮德等地下黨的同志們會合。順利接管政權后,立即建立新政權,投入剿匪反霸、恢復生產、穩定社會秩序等中心工作。

當時,廣大群眾思想顧慮很大,不敢與新生政權接觸,許多貧苦農民跑到鄉下或山上躲避。

“福建是新解放區,老百姓對共產黨和解放軍不了解,又受到國民黨宣傳誤導,暗藏特務和土豪劣紳威脅,加上語言不通,和群眾打交道很困難。有時我們晚上睡馬路,碰到下雨,沒有雨衣、雨鞋,只有一塊油布?!背涛拿髡f,“黨的教育起了很大的作用,我們嚴格遵守黨的紀律,連吃飯都唱‘三大紀律,八項注意’。為了和群眾搞成一片,我們睡馬路,第二天醒了還幫老百姓挑水掃院子?!?/span>

人民政府秋毫不犯,一心為民。群眾安心了,陸續回家。在黨和政府耐心教育下,尤溪農民發動起來,成立農會,發展民兵組織,開展減租反霸斗爭,有力地推動了剿匪、土改、支前工作和生產的發展。

△1950年4月5日尤溪縣第一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全體合影。(胡秀玲提供)

解放初期,尤溪并不太平。由于歷史原因,當地反動勢力錯綜復雜,在國民黨部隊任過團長、營長的就有二三十人。這些人蠢蠢欲動。披著起義人員外衣的洪鐘元、林大茂等,指使親信上山為匪,并成立了匪“尤溪縣政府”。之后,以洪鐘元為首的尤溪土匪,被國民黨編為“東南人民反共救國軍閩南軍區閩中縱隊尤溪挺進總隊”。

1950年6月,朝鮮戰爭爆發,匪徒們認為機會來了。原本內訌的洪鐘元、盧勝雄暫時和解,把矛頭對準我新生的人民政權,氣焰十分囂張。

當時斗爭形勢之惡劣,在許多長江支隊干部的回憶錄里可見一斑。吳炳武、李生旺、關合義回憶整理的一份材料里提到,土匪懸賞捉拿我黨政主要領導人,如捉住縣長李生旺賞大洋1000元,殺害一個南下干部賞大洋600元,帶一支槍投匪賞大洋100元。

剿匪初期,程文明給縣長李生旺當警衛員?!懊看慰h長出門,至少要帶一個班,來保衛安全?!弊钗kU的一次,他和李生旺坐船到南平開會,土匪躲在尤溪口往南平方向的山上,朝他們射擊?!拔覀冇袥_鋒槍,武器比土匪好,化險為夷了?!?/span>

王龍則隨軍到南平工作,曾被派去參與解放建寧工作。駐在江西的解放軍部隊多次到建寧剿匪,由于未及時建立地方政權,剿匪部隊一走,老百姓又遭殃。

“我們從各個中隊被抽調出來,去建寧接管政權?!蓖觚垊t說,當時他也有一次驚心動魄的危險經歷,“抗美援朝開始,我們的部隊走了,只剩地方政府二三十個人。土匪打算包圍消滅我們。幸好南平部隊來得及時。只差一天,部隊若沒趕到,我們就被包圍了?!?/span>

剿匪中,尤溪縣剿匪指揮部采取“軍事打擊,政治瓦解,發動民兵參戰”三管齊下,與匪徒展開激烈斗爭,期間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。

隨著洪鐘元、盧勝雄、吳曲九、陳玉麟等匪首,或活捉,或投降,或槍決,到1951年2月,尤溪剿匪斗爭歷時20個月,取得勝利。全縣軍民共斃匪98名,傷匪157名,俘匪767名,自新2035名,合計3057名;共繳獲機槍6挺,沖鋒槍2支,步槍485支,短槍170支,子彈54624發。

社會秩序漸趨穩定,以長江支隊三大隊三中隊為主體的中共尤溪縣委、縣政府,帶領群眾開展土地改革,全力恢復生產;進行“三反五反”斗爭,改造農業、手工業、資本主義工商業,全面恢復國民經濟,初步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。

奉獻一生

七十年彈指一揮間。

“現在,尤溪已經大大變樣了?!背涛拿骰貞浾f,剛到尤溪,看到的是破爛不堪的縣城,“從南平土堡(現南平塔前鎮)進入聯合吉木,再到達梅仙源湖,源湖村有一段三合土的路,我們以為縣里也會這么好,結果根本不是這樣?!?/span>

那時縣城只有一條主街,兩邊幾乎都是破舊的瓦片平房,兩層的沒幾座??h政府后面,包括現在的七五路,都是田,主街鋪石條,很多人走路一不小心就摔倒。

長江支隊的干部們在尤溪扎下了根。

1951年8月起,程文明先后到福建省工農速成中學、南京大學學習。1955年9月,回到尤溪工作。

從膠合板廠、機器廠、水泥廠,到煤礦,他大多擔任廠長、支部書記等職。在工廠,他和工人交朋友,一道解決了一個個難題。辦機器廠,從原先盧興邦在街面的兵工廠搬來風箱,從德化請來師傅,解決了用電問題。1970年,在梅仙籌建尤溪縣水泥廠,從運輸、開采到化驗,技術難題一個接一個,程文明與同事們還專門去順昌學技術。

1975年11月至1992年4月,程文明調到尤溪縣體委,先后任副主任、主任。1992年4月離休。

王龍則參加建寧解放后,又調回南平,任南平專署糧食局油脂分公司人事科長。1957年,調到尤溪工作。1963年起,先后任尤溪縣林業局城關采購站、西洋采購站、尤溪口木材轉運站站長、書記,在鄉鎮基層工作長達20年。

王龍則的妻子林金珊說,當年因為工作,兩個兒子小的時候只能請她媽媽幫忙帶。

“自己沒什么文化,文化低,是工作上最大的困難,什么都要憑腦子記?!?950年,王龍則曾到南平地委黨校學習,專門學文化,雖然克服了一些閱讀的障礙,但書寫還是有困難。

“憑自己吃苦點,苦的事情多干一點就是了?!?985年10月,王龍則離休。

老王的小兒媳婦說,公公非?!肮虉獭?,身體不舒服讓他住院,他說不要浪費國家的錢。他大兒子下崗十多年,小兒子是事業單位非正式在編人員,可他從沒有為孩子去提過要求。

“聽黨的話,黨指向哪里,我們就向哪里?!背涛拿髋c王龍則一樣。

“父母很忙。我們念書回來就自己玩。后來父親到中仙的煤礦工作,因為上學不方便,我便輟學了?!背涛拿鞔髢鹤映淘普f,“父親煙酒都不會,也不好拉關系。我找工作,聽說有招工名額,就自己去了?!比缃?,程云下崗10多年了。除了小兒子外,老程的另外1個兒子、2個女兒也都是下崗工人。

△1981年11月長江支隊戰友在尤溪重逢。(胡秀玲提供)

對黨忠誠,無私奉獻,在長江支隊干部中有很多這樣的感人故事。

王芳芹,1972年起先后擔任三鋼分廠、總廠廠長、黨委書記。一次,他幫助一名小學校長批了5噸鋼材,用于學校維修。不久,校長提了一只半番鴨上門答謝。王芳芹發現后,立即拿了20元錢讓兒子交給他。校長不收,兒子就將父親的話轉告:如不收錢,就把錢和鴨子一起托人帶去交給縣領導處置。最后,校長只好收下那20元錢。2012年,他在福州去世,享年90歲。

王有定長期從事組織、人事工作。妻子也是抗戰時期入黨的老黨員,在老家的鄉婦聯工作。王有定南下時,岳母生病,妻子因此后來才到尤溪。當時妻子帶著工作手續前來,王有定卻考慮到妻子文化水平低,不會方言,與群眾交流上存在障礙,直至他離休時也沒有給妻子安排工作。1983年,他病故于山西省黎城縣,享年66歲。

1975年,王顯祿已經56歲,省委組織部準備調他擔任國營八四七○廠黨委書記。許多人勸他別再去接新工作,他卻堅定地說:“我一輩子都服從組織,這是最后一次調動,必須服從組織安排?!币坏叫聧徫?,他就深入車間、班組熟悉生產流程,與工人們同生活共戰斗,每年年夜飯他堅持在廠里食堂和工人們一起吃,正月初一早上必定到工人家里拜年。很快,他從外行變成內行,工廠多次被國防系統評為先進單位。

王顯祿調到八四七○廠時,二女兒已在該廠工作5年,是生產能手,車間兩次以最高票推薦她上大學,報到廠部都被王顯祿以領導干部子女要起帶頭作用為由,硬是讓給了他人。他還兩次把調資機會讓給了自己的部下……離休時,王顯祿選擇回到“第二故鄉”尤溪安度晚年。2002年5月,他走了,他把自己留在了他南下第一站——尤溪這片日新月異的熱土。

來源:三明市融媒體中心 (作者:邱慧敏)

本文參考《忠誠·奉獻——長江支隊入尤紀實》一書

推薦